ELIWEN fun live enjoy starts here.
   
Nick Vujicic 力克·胡哲:我和世界不一樣
The only fear in life is that I forgot how God led me in the past.
我生命中的唯一恐懼是忘記神在以前如何引領我
Nick Vujicic力克.胡哲,澳洲人,生下來就沒有四肢,令當時當牧師的父親和當護士的母親極度震驚。他們永遠想不通,為何兒子生來就沒有四肢?Nick曾經問自己:「如果­上帝真的愛我,那麼我的手和腳在哪裡呢?如果上帝真的愛我,弟弟、妹妹四肢都健全,為什麼只有我天生沒有手腳?實在是不太不公平了。」今天的Nick,已經走訪各國,在世­界各國的舞台上激勵演說,感動超過三百萬以上的人,協助他們重新站起來並且找到生命的熱情和使命。他沒有雙手雙腳,卻用生命的憾動力和非凡的生命熱情,站在舞台上扮演著天­使。用他那心中滿滿的愛與感動、陽光般溫暖的笑。容、天才般的幽默,激勵著大家,活著真好,活著就有無限的可能性。

力克.胡哲天生沒有四肢,跟乙武洋匡一樣是有著燦爛笑容的小帥哥。但本人動念想要嫁給他,絕對不是只因為他的帥。咳。

跟乙武洋匡一出生就聽到媽媽說「好可愛」不同,力克做護士的母親完全無法理解這種狀況,父親震驚的忘了買花祝賀。他八歲就想過要自殺,還試了三次。沒手沒腳的人要自殺還只能選在浴缸淹死自己。

就在第三次,他想像著自己的喪禮,想到父母親會是多麼的自責.......他就打消念頭了。
而且,因為他只有一隻小左腳(他家的狗常誤會那是小雞腿棒,說實在我每次看他揮舞它也很容易誤會),有回打球時扭傷腳了,所以連這隻可以寫字畫圖打電腦接電話甚至打鼓鍵盤的小左腳,都宣告罷工休息。此時他才赫然發現:哇幸好我還有這隻腳啊!

從此,他開始學著看他「擁有」的東西,而不是他「沒有」的東西。我用「學著」來形容,那是因為力克知道、你我也知道,沒有一種轉念能夠將憤怒瞬間化為灰燼,畢竟有些狀態實在沒什麼好感謝的。力克常說,「生命是一趟旅程」。他站在桌上,看著桌緣一具電話機。他說,你要抵達那裡,除了一歩,又一歩,沒有別的方法嘛。

力克在你眼前,走出一歩,又一歩。你突然覺得自己也歩歩珍貴。

在網路上最盛傳的演講,是力克到學校面對青少年。跟監獄跟貧民窟那些已經形同半身都困頓在雪堆的聽眾不同,學校裡充滿了家境富裕、小康但是不快樂的孩子,不受家庭疼愛的孩子,孤單的,隨波逐流的,被排擠辱罵的、考試壓力的,校隊落選的,比下雖然非常有餘,但卻搞不清楚自己要什麼的孩子。可是他們的人生其實正是一塊空白等待繽紛的畫布,而且是我們的未來。

力克總是會先幽默的表演,丟球,接電話,玩擊掌遊戲,坐輪椅前進倒退,畫圖留念,打一首電子音樂。讓大家都覺得酷斃了。

然後他問,「你願意跟我做朋友嗎?」Of course!選我選我!

他說,因為你知道「我是誰」了,如果有人跟你說嘿這人沒有手腳耶,你應該會說「那又怎樣?」呃,沒錯。

力克說,所以,你為什麼會以為自己太胖,太沒膽喝酒嗑藥,眼睛不夠大鼻子不夠挺,不跟男友上床,不夠聰明,人家就會不願意跟你做朋友呢?

登愣嗆。還有誰比力克更有本事說:"I love you just the way you are."力克問的字字捶上心肝:「你相信自己,還是相信其他人對你的判斷?」
我真的已經忘記這是一個沒手沒腳的傢伙耶!我全心的跟著在思索他說的話。

但本人動念想要嫁給他,絕對不是只因為他的以身實證,或是他的誠懇說到了同學心坎裡的死角,你心疼那些掉下無聲眼淚的孩子,知道有人真的無條件的愛他。

「錯誤的步伐使你更接近好比控訴的『你不夠好』,再走一歩,你就要跌倒了。」以自己大翻身的例子,勉勵人們跟著後空翻的勵志言論很多。然而力克話鋒一轉, 他開始以自己被嘲笑作弄到就要崩潰放棄的時刻,問:「你有沒有曾經推人一把......使人墜落?」

我心中一驚。

力克舉了個例子。他小一的時候,曾經在一天之內被12個同學嘲笑。下課的時候他想,再有一個人來玩弄我,我就要放棄人生吧,這實在太辛苦了。當他等著父母來接他時,有個女孩子突然喊住他。力克想說完蛋了時候到了。結果那小女孩跑來說:「嘿,你今天看起來不錯喔!」力克啞口無言,卻也完全忘記那12個人說了什麼。

正是因應校園霸凌的風氣,他對著青少年說:「你想過自己會推倒別人嗎?你不知道學校裡藏著多少人想要傷害自己,厭惡生命。你可能導致他們倒下。只是因為你想找點樂趣?」

「長大吧!長大吧你!」力克在鏡頭前訓斥出這麼一句:"Grow up! Grow up!"

沒錯,就是在愛的教育之後出現這句鐵的紀律Grow up,我覺得我的好力克實在是太man了!我的眼睛和身體似乎不自主的傾向他,那一瞬間,我突然覺得我想要嫁給這個人。

講到這裡實在有點感傷。我們可以把校園霸凌從孩子不成熟或受傷害來切入。但是社會上的弱肉強食,大人們卻認為那是無奈的現實。我好希望,誰來對這些心術不正或是腦筋不清的人吼一句「Grow up!」啊。

如果你是社會上的弱肉,力克還是回到老本行的要勵志你。不過他沒有把自己無限上綱的說,我沒手腳都可以了你還囉唆什麼。他溫柔而試圖為你同理心的說:「我不知道從四肢健全到少掉一條腿的感覺,我不知道父母離婚家庭失和的感覺,我不知道你背負了什麼重擔,吞忍了多少眼淚,但是我明白孤單的感覺,心靈破碎的感覺,而且啊......我很會修補破碎的心靈喔!」

他說,我們跌倒了,然後呢?所有的聽眾也都知道要回答:「站起來啊。」(越小的孩子回答得比較大聲)當力克描述完破碎的心靈,描述他知道那種前無去路的感覺,他會──站起來。

我始終為力克這個動作著迷。因為在這個時候,我已經不是看到一個沒手沒腳的人怎麼站起來。我看到的就是,站起來。別擔憂那麼多限制,因為你只能選擇要站起來,然後你慢慢,一次一點點的,找到支點,讓自己站起來。全場安靜屏息得連地上掉根針都聽得到,我想,我們都在自己心裡,練習站起來。

那麼努力,也那麼優雅。

打從認識力克之後,我便開始思考那句八股文 No limits「人生不設限」。不不不,不用例如槍擊犯海口說是台灣教育害了我的那種障礙──自我限制到了一定程度,不過就是超級「藉口」。(說到這個,有空不妨閱讀〈台灣教育救了我〉)就像力克說,他大可以責怪自己的身體,那他就不用負責了。我們隨時隨地都有給自己設限的好機會,你覺得都是因為同事的排擠,你覺得都是因為父母太忙碌,你覺得如果不是因為誰辜負你......,來個《一念之轉》吧:
1.這是真的嗎?
2.我真的知道這是真的嗎?
3.當我一直持有這個想法,我會得到什麼?
4.如果我沒有得到這個想法,我會成為什麼樣的人?

力克的聰明,就不是只講述自己如何的轉折成功。他用自己的低潮和覺醒為例,告訴我們,不過就是一個選擇,然後請這樣的力量用在我們自己的生活中。

假設你也已經從DVD或網路上看過力克的校園演講,一定能發現他的天份,懂得把這一套改成學生、老師、家長的切身生活。可說是見人說人話,見鬼改鬼話,說到目標聽眾的心思裡。

然而我還想知道力克在監獄重刑犯區跟囚禁者、獄卒、家屬怎麼說,在貧民窟怎麼說,在勒毒所怎麼說,到戰爭頻仍的地方怎麼說,在不同宗教信仰的國家不能搬出上帝時怎麼說。當民眾扶老攜幼的爬到樹上牆上,就為了從日常生活的黑暗中聽到這一絲希望的力量時,力克會怎麼說。

沒辦法,我總不能成為追星族,所以期待著這本書。

曾有人一看到力克就跟我說,這樣的人好可憐。我想說,他自己都不覺得他很可憐了,你詛咒他幹嘛。我們就少多管閒事了吧。因為除了不設限,力克還有過一句口號:Life without limbs, life without worry. 沒有手腳,沒有憂慮。

當心靈獲得這種「出人意外的平安」,力克竟然覺得還有很多人的人生包袱比他更沉重,還有很多更糟糕的事他真沒經歷過。就算從罹癌少女的身上,他也能再獲得啟發。

一個處於「應該很可憐」的人不僅能力克限制、達到夢想,並且決定轉而將援手(對啦我知道他沒手啦,意義有到就好)伸向其他人,將此視為自己人生的使命。我想不出比這樣更有人性光輝和尊嚴的行止了。

所以,嘿,今天,你忍住了什麼眼淚?你心中要試試看放下一個人一件事嗎?不然,今天轉向去鼓勵一個人吧?或者,就只是去好好的擁抱一個人吧。

 
 
Stock Photos from 123RF
Copyright ©2015 ELIWEN All Rights Reserved